于昇

初三住校党,一个文笔渣还咸鱼的无聊写文者。

一只简陋的小POTTER
还会笑得那种
HAPPY BRTHDAY ,HARRY.

为什么亚瑟就是不能发现梅林有魔法

井:


深夜突然决定为亚瑟的“小龙虾”外号平个反(x。

最近的一些事让我再次想起“熟悉”是多么巧妙的障眼法,足以阻止我们去真正认识身边的人。

先说说五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吧。五年前一个夏日傍晚,我自小熟悉——基本上从出生起就熟悉的姐姐在社交网络上出柜。八个字,第一次让我知道了她的性向,在此之前,除了“圈子里”的人,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

很难形容那一刹那我的感受。我们的父辈每周聚会,我们俩自小一起上学,一起爬山,一起游泳,一起吃鸡翅、看电影。我玩丢过她不知道多少沙包,因为放学时她没等我而大哭。我坐过她的单车、电动车和后来的轿车。我们冬天钻在一个被窝里看老版蜘蛛侠。我家过年时的全家福照片她在前排最中间微笑。

我知道她喜欢的电影,爱听的歌,最近读的书。我知道她从前的老师讲的笑话,她对宠物的看法,她的愿望,她脾气的古怪之处。

我出生第一天就认识了她。我熟悉她是用我全部的生命的长度。可那一刹那我发现我从未真正了解她。

我获知她的秘密是通过电脑屏幕上公开的八个字。

一生中第一次,我恍然大悟以前一闪而过的某张照片是她爱过的女孩;我终于看懂她分手后那条关于“妥协”的微博的意思;我终于明白她的某些话是为什么说、对谁说。而在此之前,那么多理所应当的痕迹我一直视而不见,反而自以为是地为她编排另一个“合理”故事。

“熟悉”,就是我们之间最大的障碍,熟悉让我自以为了解她,熟悉让我不在乎多想,熟悉让我惯于使用这样的句型:怎么可能,我从小就认识她。

那天晚上我掉了眼泪。不是因为震惊,也不是因为孤独,而是一种深深、深深的愧疚。

如果因为亲密而自大,因自大而目盲,那我何尝不也是“小聋瞎”?

每当我回想我找到的、她的几乎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什么留言互动的社交小号,她唯一吐露真实心声的地方,回想里面她模糊的照片、隐晦的痛苦……

难过又会卷土重来。

说得好像太多了……总之是要为咱们小王子说两句。

上帝视角的观众当然可以说,魔法痕迹这么明显你是要多蠢才会发现不了?你瞧,梅林就在你耳朵后面念咒语呢。

可是亚瑟他真的不蠢不聋也不瞎。如果他在这三点上有得分,也绝不会超过人类于这种情况下的平均值。

恰恰是他太熟悉梅林,太知道梅林,太爱(就用这个字吧)梅林,他才永远不会发现他的魔法。因为无论、无论梅林捅出什么篓子,他总能为他找到理由。

他总能为他开脱,为他“洗白”,为他争辩,只要能将他还原成他最熟悉的那个人。朝夕相处、毒舌莽撞的小傻瓜。泡酒馆、异装癖、但忠诚勇敢得无可救药的好朋友。

承认自己并不真正了解最要好的朋友、最熟悉的家人、最亲密的伴侣是对自尊和安全感的双重挑战。对于亚瑟,母亲的死亡真相、皇姐的离去、舅舅的背叛、格温摇摆的心意……这些事情带给他的震惊已经太多了。在他所剩无几的最贴近的人际关系里,他牢牢地(甚至自己都未曾意识到地)抓着梅林这根救命稻草。

——你一定得是我所知道的那个人,你一定得是我所相信的那个人。只有你能是了。

亚瑟是一个极其(几乎不真实的,理想化了的)坦荡真诚的人,这让他有时候看起来的确有点蠢。他对梅林没有秘密,他很少为自己考虑,他像赤子一样,在亲密关系中表现得非常单纯。这样的一个人,大概会期望并相信对方也能献上同等的坦诚透彻。在第二季,亚瑟对梅林还能说“你下班之后干嘛我不管”,到了第五季,他已经依赖梅林到连他消失几秒都要过问。八年的感情投入啊,要察觉梅林在极其重要的一件事上自始至终在说谎,代价真是高昂到可怕。

前两季欢喜冤家小打小闹的甜蜜模式里,魔法暴露还能时不时成为危机,牵动一下观众的心,可第三季之后,剧集里已经几乎不再将它写成核心剧情。经历了许多生死考验,两人越来越默契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的联结里,已经不能有秘密存在。不是说真的没有秘密,而是这个秘密更加不能、不可能主动被揭开。一方面,亚瑟对梅林的信任在逐渐攀上顶峰,另一方面,随着相处时日增长,感情加深,梅林坦白魔法的可能性越来越小,相反,他使用魔法的举动却越来越大胆。直觉肯定已经告诉他,亚瑟那里有一百万个理由存放在仓库里,就等着为他的举止奇怪辩护。

骗子的骗术不一定要高明,可被骗的人一定要真心实意地爱他。

亚瑟难道不是用自己的“龙虾”颁发给了梅林最大的护身符吗,王国里的普通人绝不会怀疑他的男仆身负使用魔法的死罪。因为他绝不可能是巫师,你瞧,连那最了解他,最熟悉他的国王都如此确定。

当然了,那可是梅林。亚瑟毫不犹豫就能说,自己那么了解,那么熟悉他。


(完)



唉,好吧,我一直觉得写小论文是很傻的,虽然我还一直在写……是啊,有些东西是编剧的圈套。梅林的魔法秘密是剧集的核心,因此亚瑟必须被瞒着,这一切都是编剧手法都是谎言都是功能性设定。

可是当我真的喜欢上这些人物,我理所当然期望他们的行为是有内在逻辑的,我必须相信他们的真实性。如果编剧为了情节抛弃了这些逻辑,我就必须自己找回来。

龟速码文


高烧回家了
激情码文。

停更停更
闭关修炼
好好学习
生地会考
补完原著

关于非花

第一次写文,人物剧情等方面还在揣摩,如果哪一篇文有严重OOC或剧情轨道偏离的情况,特别欢迎私信交流!原著还在补,码字也很慢,看文的读者真的对不起。。。

有提议非常欢迎私信!

好啦去学校报道啦周五见。

【叶蓝】非典型花吐症 2

*半原著向(已经不敢说是原著向了)
*时间线有私设,雷者勿入
*非典型花吐PRO,ABO设不明显(目前)
*有OOC
*好啦以上接受的话就欢迎食用啦!

——【系统提示】你的好友“君莫笑”向你发出视频邀请。

“噗——”正喝水呢。

水淅淅沥沥地从显示屏上滑落,模糊地映出蓝河手忙脚乱的身影。

他随意地扯了几张纸,在屏幕上胡乱擦着,手肘无意间碰到了接听键,叶修那张俊脸赫然出现在一坨纸巾的背后。

还叼着烟呢。

“嗯?小蓝晚上好啊。”

“啊哈...哈哈叶神你晚上好啊哈...哈哈”丢开了纸,蓝河僵硬地的看向摄像头。

一头非主流的蓝发软趴趴得糊在脑袋上,发尖还滴着水,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屏幕,显得有些呆愣。

有些可爱。叶修笑了笑。

“你笑什么?”

“笑你这头发。”

蓝河怒了,蓝头发怎么了!蓝头发吃你家大米啦!深蓝色才不是非主流!

“蓝河不也是这发色,我这叫全身全心投入工作,懂不!”

“哥这么爱荣耀也没见哥天天穿的花花绿绿的出门啊小蓝同志。”

“..........”无话可说,大神你很皮喔。

两人都没继续说话,顿了下,蓝河默默地开口:

“叶神你......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叶修把燃尽的烟戳进烟灰缸里,又点燃了一支:“叫叶修啊小蓝,咱俩没那么生疏。”

右手举起一张票摇了摇:“S市第六次全明星周末,哥去,你去么?”

去,当然去了。

“咳咳....”细小的的白毛从口腔里飘出,蓝河有些疑惑狗尾巴草是不是变异了还是被冻白了。

明明是南方①,冬天却依旧让人有种可以冻死的感觉啊。

不该耍帅穿这么少的嗷呜。

长夹克衫把自己裹成一长条,插着口袋,左手拿票校对着座位。

做为一个实打实的荣耀粉,全明星这种能有机会与自己偶像近距离接触的活动,他是从不缺席的,

更何况叶修也去。

找到座位坐下,望向观众席21排19号——也看着这边呢,两道视线交汇,叶修笑着冲他摇了摇手。

唔...蓝河同样摇了摇僵硬的双手。

人不也是僵的,脸上红扑扑的,还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别的什么的。

“冲谁招手呢?”

叶修看那人脸红红的,双手僵硬地摇来摇去,颇有些滑稽,心情愉悦的眯了眯眼。

“一个荣耀里的朋友。”

“荣耀。”

低沉的机械男声响起,所有人的眼睛被吸引到会场的中央。

数位神级角色四面游走,交集,展现出他们独特的风采。

一叶之秋。

沐雨橙风。

王不留行。

大漠孤烟。

索克赛尔。

夜雨声烦。
.
.
.
通过全息投影动作的角色们似真似幻,让台下的观众有种“第一次离大神那么近啊”的感觉。

一动不动地盯着舞台的中央,蓝河心里很...高兴啊,荣耀一直一直在进步,总有一天会走向全世界吧!

哪像自己。

望着那些神级角色,他微微愣神,突然想起自己在蓝雨训练营被刷下来的那天。

“小远啊,你很努力,但是,不是我不让你当职业选手,”顿了下,“有时候人还是得认命,那些有天赋的人可以一步登天,同样的,缺少天赋的人,在职业圈,是没办法的。”

审核人员抽出一张卡片递给蓝河:“这是网游部的招募地址,你虽然离职业圈还差点,但凭管理头脑和操作,是非常适合网游部的工作了。”罢了,他伸手拍了拍蓝河的肩,

“加油干啊小远,蓝雨没有抛弃你。”

..........知道的啊,蓝河插起了口袋,即使没有这张名片,我也会自愿申请去网游部的。

因为我只是喜欢荣耀,喜欢着蓝雨罢了,其他的事情,认命就好了吧。

转头,视线望向叶修。

叶神你呢,即使没有一叶之秋,也可以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风光地重新回归联盟吧。

这是你我最大的不同,让我对你望而却步,亦是这点吸引着我停不了的喜欢你。

第一天的全明星颇有劲头地结束了,迈步走在回酒店的路上,呼出的白气随风飘散,鼻腔被寒冷的空气刺激,他接连打了几个喷嚏,直起身,捻了捻微微发红的鼻子。

“看来还是得找个时间去买条围巾啊。”

也许是离轮回俱乐部近,酒店配置了荣耀标配的电脑和查卡器,即使出来看全明星,荣耀还是断不了啊,

蓝河“嘎嘣”一下嚼碎了口中的苹果味棒棒糖,掏出帐号卡登上了荣耀。

“欢迎回归荣耀。”

?更新开场动画了?

“绝色。”

我日??*/*-/@.+-*

蓝河有些懵逼。

虽然他是宅男但简单的收纳还是会的,但在宿舍里他相较于俱乐部里其他的一些沉迷荣耀的大老爷们儿,也算是比较会收捡的那一类了。

难道是放错柜子了?用指尖敲了敲脑袋,也没在多想,这不——

聊天框弹出,君莫笑三个大字位于上方。

“罕见啊小蓝,”

“那边公会的事忙完了?”

“干脆来兴欣当常驻保姆呗。”

“你滚!我是蓝溪阁的人!”

不知怎么回事,每次荣耀里碰到叶修,蓝河平时的镇静啊会长风范啊什么的通通没掉,乱七八糟的词汇全用这了。

不得不说,翘起照例的二郎腿,

吼大神的感觉还是.......莫名的爽呢..............

“坐标1214,有野图BOSS”

“来吗,带几个兴欣的。”

“有我们蓝溪阁的吗。”

“有哇。”

“??!!当然不去!难不成我当着蓝溪阁众人的面帮你们兴欣的?!”

“恩呢。”

“砰”

键盘被蓝河锤出一声悲鸣,握拳的手颤抖着,他挣扎着爬起来:

“我..........”

看着蓝河一条条崩溃而又无力反驳的信息,叶修已经可以想想出网线那边那人会是什么炸毛的光景了。

啊哈。

“好啦不逗你了,不过既然来了,去公会里带带本吧,他们好多人还念叨着你呢。”

心里一暖,自然而然地带着几个队去打本了。

真舒服啊。

没有公会之间的勾心斗角,没有为了利益机械的下本——

感觉在为这种简单的事情真心地快乐呢。

不知不觉也日常到一两点了,与叶修告了别道了晚安,蓝河扑在床上,稀里糊涂地睡着了。

依旧,梦里有他,有荣耀,

有笑着对他伸出手的叶修。

——TBC
呜呜呜没码到两千五抱歉。。。
开学啦,下次更新。。。。未知,本来这章还有内容的,时间关系之间砍到下章了,一如既往的会有修改版,但因学校不能带手机又住校,有可能会推迟一些。
半夜码的字,质量。。。。不太能保证见谅。。(期待修改版的!)
最后。。
恬不知耻的求评。
①:S市在上海。
还有关于小蓝吼老叶的出自原著。
可能部分剧情个人觉得有些KY,后期会改改看或者圆回来交代清楚。
晚安!

明天之内更新非花。

呵。
又是一个FLAG。
我努力【希望今天不要再被半夜查房了。】

【叶蓝记梗】开坑预警,填坑无望

灵感来自歌红绍愿,古风叶蓝竹马竹马,一个有些虐但HE的故事吧。

具体还在想,大概就是两个小朋友谈恋爱谈恋爱着有一天老叶突然跑了【可能会玩假死梗】,小蓝悲伤巴拉巴拉然后去蓝溪阁当兵巴拉巴拉,然后和老叶在战场上重逢了[不是敌对的!是合作的!我不会写那么虐的!]然后老叶漫漫追妻之路巴拉巴拉然后通过巴拉巴拉后完结。

【叶蓝】非典型花吐症 1[修改版]

千波湖。

“哟,小蓝。”

.......

“知道向哥求救了?”

.......

“还跑?你知道你追的是谁吗?”

————

又一个工作日的早晨。

闹铃哇啦哇啦的叫起,蓝河如往常一般磨磨蹭蹭的挪下床,稀拉着一双拖鞋迷糊地向洗漱间走去。

是梦啊。

“砰——”

一迈步就吸溜地滑了一跤,四面朝地。

“哎呦......疼疼疼疼!今天怎么回事,一起床就摔了——”

总算也清醒了点,揉着脸看了看让他摔跤的罪魁祸首,刷地打了个激灵——

那是一株年轻的狗尾巴草。

愣了下,蓝河环顾他的卧室——

全他妈堆满了狗尾巴草!

盘腿在木地板上坐下,一手托着头,一手用指尖把小狗尾巴草搓得转来转去,零星有几根毛被甩了下来,轻轻地落在蓝河的鼻尖上。

“啊秋!”打喷嚏了吧。

蓝河有些无奈,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他在十五岁那年分化成Omega后,就得了这种名为『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的病。

简称花吐症。

撑地起身,走进洗漱间刷牙。镜子里的人黑眼圈浓重,乱成鸡毛的头发里还有一撮一撮的狗尾巴草。

“唉。”整个人混混沌沌的。

蓝河的花吐症与普通的不太一样,他没有喜欢的人但却有花吐,刚开始他以为自己会死,但过了几个月后察觉到不同。他的花吐不稳定,吐出来花的品种杂七杂八,信息素也是跟着他吐花的种类乱七八糟的改变,所以他身边的味道时而十里飘香,时而淡如羽毛。

就像今天的这种情况。

收拾齐整后,挎着包出了门。

蓝雨俱乐部内,蓝河在自己的电脑桌前坐下,旁边一转椅“咻”地滑过来,大手一挥勾住他的肩膀。

是笔言飞本人没跑了。

“老蓝早啊,今天吐花了吗?”语气欠揍。

蓝河嫌弃地撇了一眼,并不惊讶,手一搭拍了拍笔言飞的肩膀:“二笔你今天出门吃药了吗?”

他的非典型花吐症并不是秘密,至少,身边的人问起来时不会遮掩什么。二笔他们有时也会像今早这样打趣自己,他看了看身边咧着一口白牙的笔言飞。喏,这不又来了嘛。

笔言飞继续勾着蓝河的肩,保持咧嘴的弧度,“没吃错没吃错,就来找咱们蓝桥春雪同志.....要朵花嘛。”

“起开起开。今天我可没花给你,再说,花吐症吐的是花瓣,难道要用花瓣给你粘上几朵啊。”直接拍掉搭在他肩膀上的手,顺手开了电脑点进荣耀。

“你要啥花啊,我去花店买,”顿了顿,不如买多菊花给他?“你给我钱。”

“蓝玫瑰啊,本来还想老蓝你给的,这钱看来还是省不了啊。”笔言飞看似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还啧了几声。

“要蓝玫瑰干嘛,泡妹啊。”

“是啊!”

扶额,蓝河盯着笔言飞脖子上星点的吻痕,道:“你一个有男朋友的人撩什么妹啊。怎么,钢铁弯男被掰回来了?”

“我什么时候弯过了?”笔言飞转回蓝河桌的对面,“话说老蓝,你今年也有二十了吧,还是单身?就没个心上人吗。”

“嘿,我这不是沉迷荣耀女神嘛!”

有的吧。

他看着被打开的好友列表里君莫笑亮着的头像,嘴角渐渐勾起。

不过——

是不可能的啊,像叶神这种大神级别的人物,自己在他背后默默地仰望,就够啦。蓝河转身,回到荣耀界面。

帐号卡蓝河在一堆小怪中轻捷地舞剑穿梭,勤勤恳恳地练级。

“哟。”身后传来某人熟悉的声音。

敲键盘的手颤了颤,没能躲开与他最近小怪的扑咬,

“砰”,千机伞瞬化成矛,从蓝河左肩的上方一挑,小怪仰头一番哇哇乱叫一声,被扔回了怪群里,接着一落花掌使出,与蓝河刷起了怪。

顷刻,附近的小怪被清的差不多了,蓝河看了看时间,不觉已快到饭点。

练得差不多了。

“叶神好。”

“小蓝同志在这练级啊,怎么样?有没有新的动静啊。”

千机伞收回成伞的形状,巨大的,有花纹的伞面笼着二人的身影,背后的千波湖流水波光,远看一团花花绿绿和天的浅蓝靠在一起,竟诡异的没有违和感。

看着显示屏上君莫笑近在咫尺的侧脸,他有点无语,叶神您这是杀上瘾了吧,昨日完事后车前子那家伙还一直在Q上私聊轰炸“老蓝你不要脸啊勾搭叶修啊”“不要以为为傍上大佬就能为所欲为了啊”········看得蓝河咳嗽几声,直接拉黑。

呃顺便截个屏纪念一下今天的辉煌。

“没,估计是都怕了你了,我们蓝溪阁这次到是选对大树了,大伙抱大神佛脚抱得都挺开心的啊!哈哈。”蓝河突然觉得气氛有些微妙,尴尬地笑了几声,回头一看,刚好与君莫笑系统脸空洞的眼神对上。

“BIU”。

心脏漏跳了一拍,真是的啊,明明是没有生气的系统脸还会这样,真人的话.......

蓝河想到那张因长期熬夜有些虚胖的小白脸,叼着根烟趴在他左肩上,嘴角带笑地回头看他.......

啊啊啊啊啊啊不能想了不能想了!蓝河用力地摇了摇头,耳根有些泛红。

喉咙有些痒呢。

“啊啊那个叶叶神我们这边食堂开饭了啊啊我去抢饭了啊你知道蓝雨这边伙食很好的啊哈哈哈我先下了啊哈哈哈。”

叶修看着旁边因主人下线而一动不动的蓝河,有点懵也有些想笑。

“这孩子....我还没开始做什么,人倒先跑了。”

平淡地吃完了午餐,平淡的处理完了公会的事物,习惯地瞅了眼时间,快下班了,下午倒时没碰见叶神呢。忽略掉有一丢丢失望的感觉,嘛不过工作起来也是顺畅。

解决完工作,蓝河伸了个懒腰,起身去了洗手间。

“咳......咳咳”

今天花吐发作的比平时频繁啊,蓝河看着洗手盆里的几簇狗尾巴草皱了皱眉。

“老蓝?花吐症发作了?吐的什么花啊——”笔言飞刚好也进厕所,看见蓝河咳嗽的样子,心中明了。

然后他看见了洗手盆的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你今天怎么了啊?”

蓝河花吐的改变,是随着心境的变化而改变的——当初蓝雨落败时,他就咳了一周的风信子①。

也是因为这,蓝河对花语的了解程度比俱乐部的一些小姑娘还强(有姑娘吗?)

“这个......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回去再查下吧。”

“老蓝....你...知道狗尾巴草代表什么吗?”

甩了甩手上的水,蓝河道“不知道啊,那个你不是要去泡妹子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蓝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我有说过吗啊哈哈哈哈哈”

笔言飞看起来有些心虚,右眼像抽筋了一样猛眨。

蓝河有些莫名其妙,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你眼睛抽筋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要泡妹子不是你早上自己说的?还要我给你提供花的啊。”

“我怎么不知道。”蓝河身后传来春易老的男声,他从洗手间隔间一出来就看见这两人,刚想打招呼就听见蓝河再说笔言飞.........他看了眼已经“啪”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小声说“完蛋了”的笔言飞。

“我....我先下班啦。”

蓝河左右扫了两人一眼,心知是他们的家务事,马上借故溜走留下二人空间。

蓝河离开后,春笔二人对视一眼。

“笔言飞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蓝河说的泡妹是怎么回事。”

夜晚,蓝河冲凉出来,端了杯水坐到了电脑桌前。

“狗尾巴草的花语.....”蓝河点开了度娘。

“狗尾巴草--暗恋。狗尾巴草是默默无闻的代表,没有荷花的清香,没有曼珠莎华的妖娆,当然也没有牡丹的不屈不饶,它的所有,只是那不为人知的忧伤的花语”

是因为自己暗恋叶神吗.....蓝河眼神黯淡下来。

在自己心里,这份爱就是这样的吧,默默无闻,默默瞻仰,一份不求得回报的爱。

——【系统提示】你的好友“君莫笑”邀请你进行视频通话。

——TBC.

春笔ooc小剧场

“还敢不敢泡妹了?嗯?”

“唔.......嗯啊......啊......啊不....不敢了唔.....那....那个老.....老蓝他啊唔........”

“嗯?还敢让蓝河帮你买花?我看你明天是不用去俱乐部了吧。”

本来要问蓝河吐狗尾巴草是有暗恋的人了大春你怎么看的笔言飞乖乖的闭上了嘴。